您的位置: 主页 > 平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 妄议三篇关于杂文的文

  该文写得非常“高大上”,非常“伟光正”,非常“正能量”,非常“有激情”,非常啊“非常”……

  左手、右手有区别吗?当然是有了!不然,当年的戴季陶怎会说出这样的话:“举起你的左手打倒帝国主义,举起你的右手打倒。”

  在这世上,二肖四码期期公开验证因此人们常常先注意到的心口不一的人并不乏见!尤其是一些场面上的人或想在场面上混的人!

  那么就请问一下该文作者,在夜深人静之时,或酒足饭饱之后,你能摸着自己的心口想想,你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口对心、心对口的吗?

  你知道你是在作文,不必真诚!读者也知道你是在作文,不必认真!但你在作文时,为什么写些连自己都不信的东东呢?写着这样的东东时,总是以“全国著名杂文家”自诩的你,不会觉得脸红吗?

  但我更想问一声该文作者:你是用语言向杂文致敬呢?你是用行动向杂文致敬呢?

  在这世上,言行不一的人也不乏见!尤其是一些场面上的人或想在场面上混的人!

  请看看该文劈头的这句话吧:“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莺歌燕舞,百舸争流。”

  请问,这是杂文作者的语言吗?你的杂文知识是从哪学来的?是从党媒那里趸来的吗?身为一名杂文作者,你有这必要如此“媚时”“媚势”吗?你是不是吃着自己的饭却说着官场的上的话呢?

  “七十年披荆斩棘,杂文奋勇当先;七十年风雨兼程,杂文前赴后继。七十年一路高歌,杂文声若洪钟;七十年翻天覆地,杂文烈烈有功。”

  然而,恐怕连该文作者都不会否认,这委实属于典型的空话、套话、大话、假话!

  那么我想再问一声该文作者:在你的这些杂文中,又有几篇真真切切地具有“鲁迅风骨”呢?又有几篇是“直面现实、激浊扬清”的?

  曾听人说,该文作者就是个杂文混混,就是个玩杂文的老手,中国国家税务总局督查各地减税降费。就是个假借杂文以徇私、以惑众、以敛财、以自炫、以自重、以到处蹭吃蹭喝的过气官员。

  倘若有谁问我这些话究竟是听谁说的,我真的就说不好了,因为是我那天在路边的公厕里蹲坑时听隔壁的一个蹲坑的说的。

  该文称:“当此中国杂文式微,又似闻‘四面楚歌’之际,全国的杂文人必得抱团取暖,‘负荆’前行!戮力同心,庄敬自强。”

  并称:“为使中国杂文生存状态向好,直至振兴有望,笔者深长思之,以杂文爱者共有的拳拳之心,提出四点建议,可概括为四句话,十六个字:办一个会,建一个榜,出一本书,设一项奖。”

  所谓的“出一本书”,是出一本比“目前全国三个稳定出版的杂文年选更具特色与规模(那三本均为个人选)的第四选本”。

  可是,我想问一声该文作者:你的这些建议究竟是说给谁听的?是说给每次开全国杂文“联谊会”都会端坐在主席台上的那些尸位素餐者说的?还是说给那些杂文混混说的?

  远的姑且不说了,即便是2009年之后,每年都会开一次所谓的“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与会者大都有百十来人,且都是当今杂文界的头面人物抑或精英!可是迄今已有十来年了,如此众多的人,如此高格调的名头,可是仔细想想,一年一年的,与会者除了吃吃喝喝,游游逛逛,说说笑笑,吹吹拍拍,骂骂闲街,发发牢骚,办成了一件实事吗?

  遑论连个所谓的“中国杂文学会”的虚名都申请不下来,恐怕连本所谓的“杂文年选”都凑不齐!

  不仅如此,甚至连“全国杂文学会联谊会”这个名头也被认定成了“非法组织”!

  用一位杂文作者的话说就是:好不容易养活了一个孩子却让猫给叼去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等事儿呢?

  依旧用该杂文作者的话说就是:“没有经心人。——也是呀,养活孩子让猫叼去,能说有经心人吗?唉!当妈的、当爹的不经心,当奶奶的、当爷爷的不经心,当姥姥的……统统不经心啊!”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红楼梦》中的一句话:“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瞒各位看官说:在这里,我本想替换掉该段引文的一些字词,以便更加“对榫”,但,犹豫了半天,感觉还是算了!就这样吧!知者自知,无需赘言!

  说到最后,我还是觉得,写出该文的作者,除了能得到一点稿费之外,其他的,恐是无望的!

  其实在我看来,该文作者与其“呼唤同行同心,共兴中华杂文”,不如踏踏实实地做点实事!据说,该文作者是某省杂文学会的会长,曾经办过一期杂文内刊。据说,该杂文内刊仅仅出过一本“创刊号”,但已是四年前的事儿了!请问,为什么不把你的内刊继续办下去呢?

  该文称:“这孩子不光不爱夸人说好话,也不屑甜言蜜语,更不会拍马屁,反喜欢和擅长讽刺挖苦人,爱说人家短处,挑人家毛病,揭人家疮疤,哪壶不开提哪壶,结果招致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该文并称:“这孩子不好养”,尤要“悉心监护,不离不弃”。自此,他便“更视杂文如亲生”。

  印象里,当我第一次读到那篇文章时,不仅惊骇不已,而且还半天都缓不过神来!当时,萦绕在我脑海里的,唯有这句话:“怎么能把杂文比作孩子呢?”

  岂止是蹩脚,简直是恶俗!简直是轻慢!简直是无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简直是不知“杂文”之本意及根本旨归?

  就因为“杂文”的秉性“不光不爱夸人说好话,也不屑甜言蜜语,更不会拍马屁”等等就成“孩子”了吗?

  恕我直言:如果非要拿人来比杂文,那杂文也是个机警敏锐的哨兵,冲锋陷阵的战士,金戈铁马的将军,以脐为目的刑天,睿智通达的哲人,冷眼观世的长者……

  坦率地讲:你把你写的杂文视作你的“亲生”孩子当是没错的,但你不能这样称“杂文”是你的“孩子”!

  我觉得,身为一个杂文的写作者、爱好者,对“杂文”这种文体应该有最最起码的尊重,乃至敬畏!

  甚或,你应该把“杂文”视作你的说话口无遮拦的爹!或者是你的爷爷!或者是你的长辈!或者是你的友朋!

  而今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该文作者在写了《杂文这孩子》之后,竟还意犹未尽,又写了这篇《咱有个共同的孩子叫杂文》。

  我在这里,并不是故意抬杠,也不是和该文作者有什么个人恩怨,只是觉得,这里有个对“杂文”的最基本的理解问题,有个对“杂文”的最基本的情感问题。

  “杂文”作为一种文体,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谁的孩子!更不是你们所谓的杂文同好共同的孩子!

  尽管该文作者在该文的最后一段“收”了一下,改称:“从根本上说,杂文也是社会和人民的孩子。杂文作家和杂文属于社会和人民大众。……”但,你已把“杂文”比作“孩子”了,“收”是收不回来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